《第二聲鈴響》(無罪之最):陰謀與兇殺交織的黑暗羅網,業力與恩仇終將向你討債

《第二聲鈴響》(無罪之最):陰謀與兇殺交織的黑暗羅網,業力與恩仇終將向你討債
《第二聲鈴響》講述了身為法律系學生的男主角出獄後被捲入新案件的故事。過去他因協助調解糾紛卻誤殺人而被判入獄,如今能夠開始體驗第二人生的他卻又陷入修女謀殺案的疑雲之中... ...

 

改編自美國暢銷作家哈蘭.科本小說的《第二聲鈴響》,超僅節奏無冷場、另類敘事添懸念

 

《第二聲鈴響》改編自知名作家哈蘭柯本(Harlan Coben)2005年出版的小說《無罪之最》(The Innocent),其作品已經多次被Netflix拍攝成劇集和電影,包括《陌生人》(The Stranger)、《The Woods》、《Safe》等。故事講述前途光明法律系大學生Mateo,在酒吧勸架時失手殺人,出獄之後很幸運地迎來了第二人生,身邊有接納他的哥哥、嫂嫂和妻子,但他的暗黑過去卻不斷糾纏著他,甚至被捲入一起離奇的修女自殺案。

 

影集每一集的開頭會以不同角色的視角出發,講述他不為人知的故事,以及觀看整個案件的始末,再帶到故事主線,觀眾也在每一集的線索中拼湊整起事件,劇情透過乍看無關的事件,交織出彼此相互影響的複雜連結,讓人好奇於這些事件的潛在關係為何,各個角色之間又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連結。隨著情節發展下去,編劇卻又總是有辦法讓整體劇情逐漸收攏到個人層面,除了為整體帶來各種層層疊疊、不斷翻轉的娛樂效果之外,也在角色內心方面有著足夠的鋪陳與描述,因此使觀眾樂於與這些角色站在同一陣線,為他們的遭遇而感到緊張不已。

 

圖源:劇照,後圖亦同

 

 

值得憎恨的過往陰影,《第二聲鈴響》揭示未來有新生的可能

 

而每一集的名字和出場的倒敘的自白人物如下:

 

第一集:The Nightclub BrawlMateo)

第二集:The Nun (Lorena)

第三集:Room 2507 (Maria)

第四集:El Paraiso(Ibai Saez)

第五集:The Truth About Olivia (Olivia)

第六集:The Crooked Agent (Teo)

第七集:Kimmy(Kimmy)

第八集:Innocent and Guilty(Jamie)

 

首先,這部劇共分八集,每集都會用蒙太奇的手法插入回憶,介紹一個人物的過往歷史(如上面括號所示),並將之前已經呈現過的劇情裡殘缺的關鍵畫面補全,就像是拿著一幅等待修補的油畫,左下角上些靛青,右上角再抹些朱紅,讓數量有限但卻也並不少的各個人物的生平盡可能聯繫、貫徹起來,宛如命運冥冥注定。

 

其次,前兩集都是在埋下種種懸念,一方面是妻子的疑似出軌,另一方面是帶有紋身的修女的墜樓身亡,讓人很難將兩件事聯繫起來,直到第二集結尾時,Lorena警察由於發現修女臨終前的通話記錄顯示的號碼而敲響Mateo哥哥家(那晚Mateo就在他哥哥家)的門時,第一集結尾的鏡頭特寫才被連綴,兩個看似不相干的故事才有了交匯。

 

從第三集開始不斷揭秘,運用到的重要的麥高芬有——下水道的紙巾、撕剩半張的女人照片背後寫著“Perdóname”(原諒我)、修女手中信封裡裝著的一把鑰匙、保險櫃、酒店2507號房間、洗手間裡鏡子背後的一把手槍、Teo無名指上的金色婚戒和他殺人前掰指骨的動作、27號錄像帶、與Kimmy在馬貝拉重逢後的那一串電話號碼、去尋歡的人面獸心的嫖客的黑色面具、Jamie客廳裡放著的曾出現在2507號房間的棕色手提袋、Paula名字的項鍊... ...等等。在各種各樣的麥高芬的出現裡,能夠調動觀眾的思索,我在游移的鏡頭之間不斷捕捉,不斷猜測物品和動作的象徵意義與背後真實。

 

再次,整部劇中的女人物當中有很多都是妓女身份,而三個妓女Maria, Kimmy, Candace(Olivia)在劇中都不是西班牙人。我去調查了一下,發現根據西班牙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為止,有15.23%的西班牙居民是外國人,其中,高達10.57%的都是來自非歐洲國家的人,而在這些外國人中,有75.148%的人尚未取得西班牙公民身份。這些人中,最多的是委內瑞拉、哥倫比亞、意大利、烏克蘭、阿根廷人。(沒記錯的話女主角Olivia是阿根廷人)

 

 

作為一個天主教國家,西班牙曾經對性愛有非常保守的態度,但是隨著近幾十年性愛產業的發展和賣淫合法化的潮流,馬德里、巴塞羅那、瓦倫西亞等城市的紅燈區愈來愈熱鬧非凡,G Spot, Ninellie, Private Media Group幾家製片公司賺得盆滿缽滿。根據YouGov的統計調查,61%的西班牙人看色情片,34%有過一夜情,32%有在公共場所進行性愛活動的經歷,21%的人去過脫衣舞廳,12%的人製作過自己的性愛電影。

 

儘管在西班牙的義務教育體系中,性愛教育課程並非是必要的,但是西班牙有著相較於其他歐洲國家而言更低的青少年懷孕率、生殖系統疾病率,這可能是由於其性愛產業過於發達,以致於青少年早已完成了“自我教育”。

 

可以看出,劇中,El Paraiso(西班牙語,含義是天堂)是一個充斥著情色業務的脫衣舞俱樂部,其藏污納垢,有許多擦邊的限制性鏡頭展現了人性的放縱、墮落、瘋狂。而編劇和導演為什麼要描述妓女呢?將妓女Lorena的自我重生以及Kimmy的無盡悔恨與扭曲、差點兒誤入歧途作為推動情節發展的力量?其實一點也不奇怪。

 

 

“靈魂救贖” 是描寫妓女的文學作品中很常見的主題。

 

托爾斯泰《復活》中,瑪斯洛娃在被貴族聶赫留朵夫始亂終棄後,自暴自棄,許久沉淪,而最後西蒙鬆的愛使她恢復自尊,重新對愛產生信心。在銀幕中也是如此,妓女常被主流價值觀視作下流的、污穢不堪的“玩物”,被主流社會排斥和放逐,然而,在墮落的邊緣中絕望掙扎的妓女常在銀幕上實現形象的逆轉和顛覆。在韓國金基德導演的《雛妓》中,他將妓女職業神聖化,還安排了一個妓女影響另一個女人也變成妓女的極端方式為妓女找回“尊嚴”。

 

妓女是藝術作品中很容易被塑造的形象,因為她們身上可以具有人類所有的品質,可以善,可以惡,可以善惡不分;可以骯髒,可以聖潔;可以匍匐於權力和金錢,又可以犧牲一切;她們一旦擁有了真愛(愛男人或愛女人或愛自由本身),就愈會覺悟原來命運是何等殘忍,就愈發想要打破命運的枷鎖。所以她們很難不在作品裡“熠熠生輝”,當她們和主流價值觀遠離的時候,觀眾會唾棄;當她們和美好的堅毅的品質靠近的時候,觀眾又會恐懼和羞赧;當她們走向死亡的時候,觀眾還會遺憾和嘆息;當她們擁有幸福的時候,觀眾不禁的落淚.......還有什麼比這更抓住人心的形象嗎?

 

所以,這齣劇裡的妓女形像都是挺飽滿的,讓人討厭不起來(但那個完全把自己當工具最後活該被Anibal殺死的Cassandra是個例外)。而且,從這些妓女的血肉淋漓的故事中,當然表達了對男權社會、虛偽的達官顯貴的諷刺和批判。

 

 

此外,最讓觀眾感動的是,Mateo和Olivia的初次見面後約定“次日”再於酒吧相見,其實“次日”兩個人都沒有前去赴約,但是兩個人都各自相信對方去赴了約,時隔多年後告訴對方“我因為害怕你沒去,所以我沒去”,我當時內心咯噔一下,彷彿漏掉了半拍心跳。

 

為什麼呢?或許,人在真正的摯愛面前是會自卑的,覺得自己不夠好,真的配不上眼前這位良人,僅在小酌、夜色、海浪的映襯下,我們心裡已經滿是對對方的綺麗幻想,越是幻想,就越是自卑。Mateo沒告訴Olivia自己是獄囚,Olivia沒告訴Mateo自己是妓女。他們都怕自己失望而返,都自卑。但反而是“次日”沒有相見的遺憾,給多年後的重逢積攢了等待和時空和渴念的情思,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父愛難解又晦澀,每一位父親,都是一本難讀的書

 

其次感動的是,Lorena在Mabella(西班牙陽光海岸的一部分,屬馬拉加省管轄)郊外追捕到了大反派Teo的時候,觀眾本以為已經被手銬銬住的他會束手就擒,沒想到他趁Lorena搜後座的錄像帶的時候拿出了另一把銀色手槍;於是,觀眾又感到緊張,怕他會打死Lorena,但隨著大部隊警察警車的到來,觀眾心裡懸著的石頭暫時落地(Teo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殺害一名警察);但是,我沒想到,最後Teo竟然選擇吞槍自盡,他的心願和動機大概是:“我的女兒還很小,她不能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她不應當承受這些”。

 

而就在Teo要摳動扳機的顫抖著哭泣的時刻,Lorena多年前喪父的記憶又閃回了,她內心中那個無助的小女孩又重現了:Teo殘暴、虐殺成性,但也會出於父愛而變得極度弱小,那麼當年Lorena的父親(也是警察),又是因何而死呢?作品沒有交代清楚。因此,當Lorena看見Teo自盡的時候,是否也在懷疑父親的死亡原因?是有什麼秘密是她此生都探究不到的?

 

好像,在這個劇裡的父親形像都有共通之處:Lorena的父親、Teo、Jamie,他們會因辜負了子女而懦弱和慚愧,他們甚至可以用死亡來成全和解脫自己,就像Jamie在殺害了Gallardo和Saez後,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報復Mateo了,擔心自己殺人案件被揭發,乾脆準備一死了之,在空前的內心掙扎和痛苦裡,在豪華的別墅裡的無邊黑夜裡,發瘋一般地抽泣,舉起槍,又艱難地放下。是的,父愛讓父親高大,也足以讓他脆弱。每一個父親,都是一本難讀的書。

 

 

 

不完美的她們,貢獻出了精彩又神聖的母愛形象

 

最後,再講講母愛。是的,的確,女性在這部劇裡的形象整體都比男性高。

 

首先從編劇視角(上帝視角)來看,多年前的往事重見天日都是基於Paula尋找母親Olivia引發的蝴蝶效應,也就是說,如果Paula不去修道院找Irenna,Irenna不會告訴Paula關於Kimmy的事;如果Paula不去找Kimmy, Kimmy就不會發現Olivia(Candace)還活在巴塞羅那,也就不會僱傭Gallardo和Saez去逼問Emma(Maria),Emma也就不會意外死去;如果Emma不死,就沒人會發現她腰間的紋身,特警Teo也就不會重新燃起對錄像帶的恐懼並想方設法地阻止Lorena查案;而如果沒有Paula, Olivia在懷孕的時候就不會被婦產科醫師發現曾經有過生育,而同為醫生的Jamie也就不會從那一天開始去調查Olivia的秘密,並藉助一切線索試圖摧毀Mateo,Mateo就不會在每集劇本中招致懷疑、猜忌、甚至被誣陷為殺害Gallardo和Saez的嫌疑犯;如果沒有無法勾引起觀眾們對Mateo的猜忌,整部劇就無法被稱為“The Innocent”… ...

 

因此,從編劇視角來看,Paula尋母才是觸發一切的那個點,而沒有母愛這一原始衝動,Olivia是不會苦苦追尋Paula的,Gallardo和Saez也不會有機可乘。

 

其次,在第8集的終局關頭,當Mateo被Jamie激起憤怒,Jamie不願意講出真相的時候,是Daniel的母親Sonia給予了Mateo以冷靜、信任、包容、耐心和不遺餘力的支持,是她站在了良善的一邊,作為終局的最關鍵證人,給了Mateo第二次重生的機會,讓他再次“Innocent”。而Sonia展現的一切,和前面七集塑造的她的人物形像是一致的:一個中年喪子,但是仍然有著母性光輝和善良人性的女人,在溫柔的鏡像之愛(將Mateo當作Daniel)中,達成了與Mateo和與自我的和解,救贖了Mateo。

 

可以說,全劇兩個救贖Mateo的女人,一個是Olivia, 一個是Sonia, 一個出自愛情,另一個出自母愛。

 

每個女性角色都是不完美的,大家各自有自己的私慾,但是導演卻不願意讓大家只看到這些,他想更多展示這些不同職業不同人生經歷的女性魅力和力量,甚至其中大部分女性有著在外人看來不堪的難以啟齒的經歷—賣身養活自己。然而,她們同樣因為愛可以變得向善,變得強大,只為保護自己愛的人。

 

 

 

每個人都是背負著秘密和痛苦前行的,活著,需要太多勇氣。

 

劇中角色,幾乎每個人都是背負著秘密和痛苦前行的,活著,需要太多勇氣,如何不讓復仇的憤怒蒙蔽了自己的雙眼(Jamie和Kimmy),如何懺悔自己的惡並贖罪(Teo),如何放下自己的墮落而重新純潔(Olivia),如何在認清千瘡百孔的製度後還義無反顧地守住赤子初心(Lorena)......都是太難的事。

 

但,過往猶可恨,未來亦新生,但願寬恕,但願涅槃,但願如沒有被摧殘過肉體與靈魂那樣再愛一次,但願下一個春天暖風和煦,但願新的生命再次萌發。「地獄空蕩盪,惡魔在人間」,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我們互相扶持,便可擊敗惡魔,脫離地獄,相互注視著重獲新生。

 

而網友則有以下評論:

 

只有女孩會拼死救女孩。

 

人性複雜有善有惡,女性群像很出色,智慧悲憫的索尼婭,在往事中掙扎堅定富有直覺的女警察,勇敢善良的奧利維亞(一路跳樓被槍殺被打孩子孩子健健康康太厲害了),為朋友自殺的艾瑪和保護著奧利維亞的基米,就像男主的自白,她們互相拯救了彼此,奧利維亞三姐妹也曾對未成年女孩遭遇漠視,基米最後想讓奧利維亞也體會她經歷的痛苦,男主也曾殺了前來殺他的人,錯誤可否彌補,人生可否重新來過。幾個反轉,基米這裡沒有想到,老頭大概猜到了,男主基本可以肯定,如果他沒有動手,實際上與女主在人生的天平上不平衡,中間有些地方稍微拖沓了一點,男主要是演技再好點或者長得再好看點就好了,另,劇裡男主暴力傾向沒有對女性及小孩的。

 

想要讚美《無罪之最》的所有女角色:失去兒子傷心欲絕但溫柔堅強的母親索妮婭、正直不服強權追查真相的女警官奧爾蒂斯、敢愛敢恨重情重義的奧莉維婭、為保護朋友不惜跳下四樓的艾瑪、甚至因為失去朋友而愧疚一生的基米,每一個女性角色都被塑造得如此有血有肉。

 

我以為我心目中的懸疑片巔峰是冰血暴.這一次.讓我看到了巔峰之作!

 

這故事講的真是太強了,不到最後一秒你都不知道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層層疊疊,一次次推翻自己的預測,被故事的走向吸引著,跟著所有人物體會他們的經歷~如此多的人物竟然沒有一個純粹的壞人或者好人,但竟然所有的主要人物都有弧光,都讓觀眾喜歡並關心著他們的命運~如此能力真的是太厲害了!!!

 

預期一定不要太高,因為劇的節奏跟電影還是不太一樣,預期太高容易不滿足。

 

前三集懸念挺強的,後面脈絡理清以後就只是走完把故事講完這個流程,還有一些老套又無意外的梗。後面的誣陷為了反轉而反轉有些牽強,最後的結尾也沒什麼意義。

 

最大的特點,不是錯綜複雜案件。而是從地獄走出來的人,在地獄之上建造橋樑幫助他人走出來。

 

不停反轉再反轉其實也有點大可不必,結局就真的強行反轉沒意思!

 

秘密就像腫瘤,如果它被隔離,那就相安無事。但如果開始擴散,就會致命。——這句話才是本劇的核心。一個POV視角下、全員秘密擴散所產生的致命故事。哦,是致命的吸引力。

 

男人總在扣動扳機,女人卻選擇原諒,所有人都以為馬特是無辜的,只有他自己騙不了自己。

 

西班牙懸疑已經極具辨識度,即便把語言對白抹去,看看運鏡用光也能猜出是西班牙出品,這個改編的故事也依然如此。懸念玩得很飛,每個人都有秘密,每個人的秘密背後還有另一重秘密。女性舍生忘死,是寬宥是救贖,男人貪婪殘暴,生殺予奪。這故事很本分地完成懸疑片的功能,不想故意深刻,寧願懸疑大於意義,意義也基本上可以自我浮現。開篇非常驚艷,到後半段開始有匠氣,但懸疑做到如此工整已經難之又難。

 

結局滿好的,希望每個人都能有重生的機會~

 

 

 

創作資訊

第二聲鈴響

第二聲鈴響
導演:Mario Casas,Xavi Sáez,Santi Pons
演員:馬里奧卡薩斯、歐拉·嘉利多、亞歷山德拉希門尼斯、尤安娜艾柯斯塔、瑪婷娜古茲曼、喬伊科羅納多

懸疑反轉神作《第二聲鈴響》Netflix懸疑影集必看!本劇改編自愛倫坡獎暨夏姆斯獎得主哈蘭·科本的同名小說,由馬里奧·卡薩斯、奧拉·加里多、亞麗珊德拉·希門涅絲和喬伊·科羅納多領銜主演。

留言區

0 則留言

熱門影評

給成年人看的童話故事《曼哈頓奇緣 2》
1
給成年人看的童話故事《曼哈頓奇緣 2》
終極追殺令《Leon—The Professional》最深沉的愛是活成你的樣子
2
終極追殺令《Leon—The Professional》最深沉的愛是活成你的樣子
韓國經典 20 年純愛電影《我的野蠻女友》
3
韓國經典 20 年純愛電影《我的野蠻女友》
《孟買女帝》:從律師之女被拐騙賣身到黑手黨女王
4
《孟買女帝》:從律師之女被拐騙賣身到黑手黨女王
《蘿莉塔》(Lolita) 大叔與蘿莉的禁忌之戀
5
《蘿莉塔》(Lolita) 大叔與蘿莉的禁忌之戀
 Netflix《極速首爾》韓國版玩命關頭 : 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有所作為。
6
Netflix《極速首爾》韓國版玩命關頭 : 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有所作為。
《金陵十三釵》誰道商女不知亡國恨
7
《金陵十三釵》誰道商女不知亡國恨
吳珊卓這次不追殺手改演宮鬥劇!?《叫她系主任》這次身先士卒、引爆文學院中的江湖浪事!
8
吳珊卓這次不追殺手改演宮鬥劇!?《叫她系主任》這次身先士卒、引爆文學院中的江湖浪事!
《移心病》(Chambers)的反轉再反轉;移行換影的惡魔,靈修基金會與邪教濫觴
9
《移心病》(Chambers)的反轉再反轉;移行換影的惡魔,靈修基金會與邪教濫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