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雷

看神木隆之介、有村架純、菅田將暉等神仙陣容狂飆演技!《喜劇開場》絕對是滿分的日劇傑作

看神木隆之介、有村架純、菅田將暉等神仙陣容狂飆演技!《喜劇開場》絕對是滿分的日劇傑作
《喜劇開場》故事說來簡單,三位從高中就組成搞笑短劇三人組「Makubes」,春斗(菅田將暉飾)、瞬太(神木隆之介飾)、潤平(仲野太賀飾),遲遲未能紅起來,組成十年也努力十年之後,決定解散團體... ...

 

陣容實在太強勁!重量級大咖集結出演《喜劇開場》

 

《喜劇開場》(日語:コントが始まる)是日本電視台於2021年4月17日起在土九時段播出的連續劇,菅田將暉主演,描繪了五個年輕人生活的群像劇。

 

這部日劇講述了不賣座的搞笑三人組合——“麥克白”的成員高岩春鬥(菅田將暉飾)、朝吹瞬太(神木隆之介飾)、美濃輪潤平(仲野太賀飾),和他們的粉絲——家庭餐廳店員的浜裡穗子(有村架純飾)及其妹妹䌷(古川琴音飾)的青春故事。三人團體面臨十年大關,終於到了不得不正視選擇放棄的難題,他們曾經也有夢想,也有自己想要成為的“大人的自己”。然而現實是,他們終究偏離了曾經夢想中的道路,過著“失敗”人生。

 

就是這樣的五位年輕人,他們在生活中卻豬圈發現正是由於這個“失敗”,才得以與現在的人和事相遇,才得以找到了至今從未想過的“幸福”,才得以刻畫出這樣一曲絢爛的20代青春物語。

 

圖源:劇照,後面亦同

 

喜劇開場》以三個年輕人對夢想的愚勇,讓我們看到了成功與失敗不是絕對的,

 

未來也會經歷許多低潮,但是比起18歲到28歲,從現在開始的10年,痛苦的程度可不是同個次元的。

 

《喜劇開場》沒有韓劇的快節奏與對大環境的怒氣,但對現實面的冷冽描寫卻以細節入心,非常穩地讓你感受到小人物的大風暴,緊抓的是你我鐵打又脆弱的心。《喜劇開場》也幾乎把各種平凡的失敗都演練了一遍;宛如一場失敗的成年禮。他們也心知肚明,若放棄了,這十年的短劇生涯就真的會像一場戲,下戲也落幕了,有著青春回憶加乘的閃亮舞台的燈光一關,三人這十年的過去種種,就像一場空,什麼都沒了... ...

 

 

《コントが始まる》中的三人組合麥克白已經追夢失敗了,然後呢?

 

日劇《喜劇開場》就講述了一個不賣座三人組合的故事。在這個故事裡有夢想、有友情、有努力,也有夢想的破滅、友情的裂痕、努力的徒然,更有夢想的堅持、友情的重圓以及努力的意義。

 

在《喜劇開場》的第一集,三人組合麥克白已經追夢失敗了。

 

在電視劇開始後,觀眾先順著有村架純飾演的鐵粉中浜裡穗子的視角,回顧了麥克白這個組合毫無進展、盡是失敗的慘淡演藝道路。短劇不賣座,基本沒有電視演出,劇場演出觀眾亦是寥寥。就在這個當口,麥克白組合在某場短劇演出後,突然宣布決定解散。中浜倉惶了,於是她乘著與麥克白組合成員獨處的機會,詢問解散的理由。菅田將暉飾演的麥克白成員高岩春鬥坦然說只是因為約定而已。原來,麥克白在高中畢業後各自與家人約定如果十年不紅就回老家做正經行當,而十年之期眼看就要到了。

 

 

從十八歲到三十歲,是一個人精神與肉體的成長巔峰。

 

小到朋友家人、大到整個社會都期待著一個人必須在這十年裡不說突飛猛進吧,至少也得循序漸進乃至功成名就,否則的話,他就是在浪費生命。那麼,對於麥克白三人組來說,這一事無成的困頓十年顯然就是狹義上的“浪費生命”。他們承擔著經濟上、精神上、肉體上的巨大壓力追夢,最終被生活強行戳破夢想的泡沫。

 

這個泡沫發軔於高岩春鬥高中時的一句話。高岩春鬥和同班同學美濃輪潤平在校園文化祭上表演短劇後,其撰寫的劇本得到了曾任大學漫才研究會會長的高中老師高度稱讚。於是,在某一天,和潤平聊起畢業後出路的春鬥嚴肅地說裡一句:“我想認真做短劇。”

 

不論是作家、運動員還是搞笑藝人,只要是事關創造的職業,這份創造的熱情大多來自於學生時代。在受到約束、逼仄的學生時代壓抑之下,創造熱情無處安放,畢業後才會迸發出極大的激情。許多人將激情誤以為天賦,於是錯誤地追逐那個錯誤的夢想,然後累倒在如夸父追日般看不到盡頭的追夢道路上。麥克白三人目前來看亦是如此。

 

 

憑一腔熱血,衝刺了十年,卻無人喝彩。

 

如果二十來歲的追夢人到了堅持不下去的那一步,該怎麼辦?夢想的泡沫斑斕五彩,卻已經到了破裂來臨的時刻,該怎麼辦?《喜劇開場》用一位陰差陽錯的粉絲「里穗子」鼓舞了麥克白。

 

如果螢幕前的你也曾追過夢的話,不來陪他們三個人走到結局嗎?

 

 

《喜劇開場》到底有多神?——接受失敗,承認失敗,過好失敗,又有何不可?

 

主演菅田將暉,有村架純、神木隆之介、仲野太賀……個個都是實打實的新生代演技派,頂起了日本演藝圈的半邊天。但在這部劇裡,他們每個人都是大寫的「Loser」

 

劇中的主人公,春鬥(菅田將暉飾)、瞬太(神木隆之介飾)、潤平(仲野太賀飾)就組成了一個叫“麥克白”的短劇活動團體。他們定期有小劇場演出,也會到處參加電視節目的選拔,所有的短劇都來自於三人的原創作品。很可惜,他們並沒有紅起來。就算堅持了長達10年,電視選秀選不上,小劇場仍舊沒幾個人。他們也依然是“魯蛇”。

 

早在十年前,為了說服自己的家人,同意他們做短劇,他們許下了承諾: 如果十年後還不紅,麥克白就解散。 十年如約而至,他們三人突然在劇場演出結束之後宣布: “在下次6月的單獨表演過後,我們麥克白就要解散了。 ”

 

在所有唏噓感嘆的觀眾中,有一個人,陷入了無限的難過之中。她是麥克白的頭號粉絲,里穗子(有村架純飾)。對於喜歡上麥克白這件事,她總是不願意承認。明明只要有空,就會不停地看他們的演出影片。就算是不好笑的橋段,也會不厭其煩地看下去。對於姐姐這樣奇怪的愛好,里穗子的妹妹總是覺得自己的姐姐不是個正常人。

 

 

實際上,里穗子開始喜歡麥克白的起因,也很詭異——第一次見到他們三人,是在夜晚營業的家庭餐館裡。餐館才剛開業沒幾天,初到餐館打工的里穗子,接待了他們三人。慣性地詢問:歡迎光臨,請問您幾位?留著齊肩長發的男子一開口就不是很友好:“你看我們是幾個人啊”另一個黃頭髮的男子更奇怪:“能看見鬼嗎?”要說不正常,這三個人才不正常吧。從那之後的每個星期,里穗子都能在店裡看到他們。

 

一次偶然中,她才發現,原來這奇奇怪怪的三個人,是一個短劇團體。更巧合的是,他們竟然就住在自己家的隔壁大樓裡。

 

這還是里穗子從公司辭職之後,第一次激動到流淚。短短半年的時間裡,麥克白也漸漸成為了裡穗子生活的一部分。不管是和他們在餐館的一周一會,還是在網絡上關注著他們的消息,似乎已經成為了里穗子的心靈支柱。然而這個心靈支柱,卻在她第一次去看演出的時候,宣布要崩塌了?里穗子無法接受。

 

 

“我只能在店裡一週見你們一次,那段時間,你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在我看來不像會後悔的樣子,反倒非常耀眼,讓我很嫉妒。”

 

一年半以前陷入絕望的里穗子,沒日沒夜的喝酒,一個星期沒有洗澡,把賴以生存的電腦和手機丟進了河裡,成為了街頭上最骯髒的醉漢。當時的她,對生活徹底失去了信心與期望。一直很努力的里穗子,好不容易考上了好學校,找到了好工作。在公司裡,也和同事相處得融洽,工作上進努力,也經常幫同事的忙。然而卻就是一次習慣性的幫助,卻讓她成為了公司裡被譴責的人。

 

與此同時,她突然發現自己即將談婚論嫁的男朋友,“出軌”了。更諷刺的是,男朋友似乎根本沒有要跟她結婚的意思。只是以結婚之名,欺騙和利用了她的努力,策劃了和另外一個女生的婚禮。

 

這讓里穗子開始懷疑人生。

 

沒有人能理解,為何里穗子要辭去高薪的工作在餐館打工,也沒有人能理解,她為什麼會如此痴麥克白。因為她害怕努力,害怕努力了又會再受到傷害。所以她選擇做個廢柴,不再努力了。但更讓人絕望的是,她突然意識到,自己除了努力,其他什麼都做不到。原來學會面對失意,學會當一個loser,也真的很難。

 

 

《喜劇開場》講的就是一群失意者的故事。它用一個個看上去不賣座的原創短劇,連起了劇中主人公們失意人生。這個社會上,既然有成功的人,也就一定就會有失敗的人。春鬥、潤平、瞬太、里穗子的人生,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絕大多數普通年輕人的狀態。他們有夢想,也曾努力過,卻到了一個對“努力”存有懷疑的階段。

 

想放棄,卻又不甘心。既害怕失去了夢想的自己一無所有,也害怕一味追夢的坎坷無邊。在學會承受失意的過程中,必然存在著各種各樣的聲音:有的人支持繼續追夢,依然篤定堅持就是勝利;有的人勸他們放棄,作為過來人的老師,一眼就望到了10年後依然失敗的他們;但也有的人,正在被他們眼中的失意,所治癒著。到底這個夢還該不該繼續追下去,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

 

但能夠肯定的是,人生也並不一定非得成功不可。或許人生會遇見不少失敗,但要始終相信,從不存在真正失敗的人生。接受失敗,承認失敗,過好失敗,又有何不可呢。

 

 

而看過此劇的網友們則有以下評論:

 

有時你覺得人生的某塊碎片脫落了,其實沒有,假以時日,找回來,拼回去,還是完整的一張。那句話說什麼來著,“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放在這部劇裡,就是“每一筆都是對的”,沒有失誤、沒有踩空,沒有浪費。最神的就是,每一個角色,大大小小,每一個都可愛,演員集體出神入化,這事真沒有幾部劇能辦到。

 

太賀沒有形狀,所以太賀可以是任何形狀,太棒了,神木在我心里永遠是蒙著橘色罩子的純良男孩,所以我喜歡這部劇。

 

靈的驚為天人!!!!呼喚、疊映、永動循環,一口氣看下來絲滑得有如聽了一首歌,真的是笑著笑著就哭了啊我的媽呀……短劇開始啦!“當然,重要的事情要從吃完拉麵開始說”用回收伏筆的方式認真講述一個叫做“從開始到開始”的命題小作文第一集,就連台詞和場景兩個概念都能輕巧解構、分設二角各司其職互為留白。浸透了既視感的青春群像,從未有過的觀劇感,金子茂樹是我低估你了。

 

當然不是在講年輕人真正的痛苦,所有人都有愛、夢想和退路,偶爾會覺得是打著喪氣的幌子在講一個太過輕盈美好的故事,可是只要看到大家聚在一起,腦中就只剩下了一個想法:好想加入他們!好想成為小團體的一員!一直無望地暗戀著純平也沒有關係!婚禮上我會擦乾眼淚送上禮金和祝福的(同時挽著春鬥的手,將就一下啦)!啊,金子茂樹收伏筆的能力天下第一!

 

金子茂樹劇本裡的人們總是那麼的溫柔。

 

這部劇真的直擊心靈,我爆哭......

 

記不起上一次看到這麼讓我有共鳴的日劇是什麼時候了。第三集有村獨白那場戲,我和劇裡其他四個人一樣靜靜聽著,那一刻屏幕內外的世界被打通了。麥克白創作的短劇,這部劇裡的世界,劇外真實的生活彼此嵌套交融,在和有村一起掉過眼淚之後,我和劇裡的人物一起重新得到了勇氣。

 

努力做一件事情十年,沒有獲得一般意義上的成功,不得不轉向去做其他事,曾經付出的努力是不是白費了呢?同為魯蛇,我得到的答案是,不存在虛妄的努力。只要努力過就一定會留下痕跡,這痕跡本身就是一種回報。最緊要是不要有遺憾。我也更加確信,雖然人與人之間有緣滅的那一刻,但緣起時共度的時光也是永恆。

 

每個需要治癒的人都能在裡面找到自己解讀的這部劇的亮點。我是:不是去定義成功和失敗到底哪個重要,經歷埋下了伏筆,未來有一天總會連起來,那就是圓滿本身了。

 

注定要解散的搞笑組合故事,每集都在倒計時,沒有灌輸努力一定會成功的雞湯,只是淡淡地一直在講失敗也沒什麼過程是重要的。

 

一個底色很殘酷的故事以一種非常輕巧的方式來講述,情節看似隨意卻又水到渠成。這不是失敗者之歌,也不是理想主義之歌,而是普通你我譜寫的樂曲。沒有橋段上的算計,沒有刻板的人設,編劇筆下的是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和可信的生活片段,而每一個角色都有打動人的真摯情感,絕對是滿分的日劇傑作。

 

劇本寫得很微妙,介於太厲害(單元劇結構裡跨集的伏筆、三番四抖的方式,コント和每集故事之間多樣的結構)和太私人、無法輻射出去的喜劇能量之間。情誼和羈絆,共同度過的時間作為落腳點,確實是失敗的某種償還,在這一點上無疑是溫暖而撫慰人心的作品。雖然對於我來講,情誼和羈絆始終是更艱難的事情啊。這大概就是金子茂樹最大的虛構吧。

 

 

 

創作資訊

喜劇開場

喜劇開場
導演:Kasumi Arimura,Ryûnosuke Kamiki,Masaki Suda
演員:菅田將暉、神木隆之介、仲野太賀、有村架純、古川琴音、中村倫也、芳根京子、木村文乃、每熊克哉

《喜劇開場》(日語:コントが始まる)講述20後半的年輕人們,成為大人的自己走在與「那時候」所描繪的相差甚遠的人生。正因為「失敗」才相遇的人以及意料外的事情,圍繞著這樣無法想像、未知「幸福」的群像劇。

留言區

0 則留言

熱門影評

給成年人看的童話故事《曼哈頓奇緣 2》
1
給成年人看的童話故事《曼哈頓奇緣 2》
終極追殺令《Leon—The Professional》最深沉的愛是活成你的樣子
2
終極追殺令《Leon—The Professional》最深沉的愛是活成你的樣子
韓國經典 20 年純愛電影《我的野蠻女友》
3
韓國經典 20 年純愛電影《我的野蠻女友》
《孟買女帝》:從律師之女被拐騙賣身到黑手黨女王
4
《孟買女帝》:從律師之女被拐騙賣身到黑手黨女王
《蘿莉塔》(Lolita) 大叔與蘿莉的禁忌之戀
5
《蘿莉塔》(Lolita) 大叔與蘿莉的禁忌之戀
 Netflix《極速首爾》韓國版玩命關頭 : 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有所作為。
6
Netflix《極速首爾》韓國版玩命關頭 : 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有所作為。
《金陵十三釵》誰道商女不知亡國恨
7
《金陵十三釵》誰道商女不知亡國恨
吳珊卓這次不追殺手改演宮鬥劇!?《叫她系主任》這次身先士卒、引爆文學院中的江湖浪事!
8
吳珊卓這次不追殺手改演宮鬥劇!?《叫她系主任》這次身先士卒、引爆文學院中的江湖浪事!
《移心病》(Chambers)的反轉再反轉;移行換影的惡魔,靈修基金會與邪教濫觴
9
《移心病》(Chambers)的反轉再反轉;移行換影的惡魔,靈修基金會與邪教濫觴

延伸閱讀